按 Enter 到主內容區
:::

:::

一碗印尼泡麵,溫暖確診移工的心《疫起面對,我願意!》

  • 發布日期:
  • 發布單位:北區事務大隊‧新北市服務站
  • 資料點閱次數:5
「家嘉,妳現在人在哪裡?」大林慈濟醫院張玉芳督導問。「我在高雄,怎麼了嗎?」 「我們要重啟專責病房,妳明天有辦法上班嗎?」「明天?督導,不瞞您說,我現在在住院,明天可能有點困難,我跟主治醫師討論一下,看能不能後天趕回去。」 那是二○二○年十一月的倒數幾天,護理師楊家嘉趁著休假返回高雄老家,因為嚴重暈眩住進醫院,卻接到護理督導的緊急來電。說也奇怪,任務一來,楊家嘉把暈眩不適擺一邊,一股腦急著出院,想趕回大林慈濟醫院。「如果有經驗的人一起做,不論設置的速度或默契,都會更好更快速;醫院主要以救人優先,只要醫院需要我們,就盡己所能。」她說。 楊家嘉果然如願,在專責病房開張時趕回醫院。只是這回,確診者全是外籍移工。下午,一輛救護車先送來了三位病人;隔沒多久,第二輛救護車又送來兩位,這五位全是印尼籍移工。短短兩日,專責病房已收治十位外籍移工。 更慘的是,他們多數是第一次來臺灣,一句中文都不會講,也聽不懂。簡單的英文也完全行不通,楊家嘉說,「發現無法溝通的當下,令人超級慌張,這下怎麼辦?」她只好極盡所能的比手畫腳、透過翻譯,告訴他們最關鍵的:「一、絕對不能走出病室;二、飲用水在這裡;三、有事請按叫人鈴。」 十位確診移工中,只有一位是三度來臺,能說些簡單的國語。一番求救下,院方趕緊找來院內一位印尼籍清潔人員協助溝通。護理師廖涵如則找來自家之前關係深厚的印尼籍看護,請她先充當翻譯。如此一來,才終於能把防疫病房的規則、病室內攝影機會拍到的位置等講清楚;醫師也能開始詢問個人病史、確認用藥安全等。在此同時,護理師們為了把病人的加入醫護群組中,也費盡心思;看不懂印尼文,只好查手機型號來設定,再輔以翻譯,終於成功加。再過數日,衛生局也支援線上翻譯人員,總算讓大家能和病人說上話。 這些移工離鄉背景來到臺灣,為的是工作賺錢,沒想到一下飛機的隔離期間,就被篩出確診而關進醫院,因此每一張臉都顯得心事重重、鬱悶萬分。 有位二十歲的伊依妹妹(化名),個子非常嬌小,她因為要負擔家中經濟,跟著朋友一起來臺灣,沒想到,還沒賺到錢,就先住進醫院了。她經常問護理師:「我什麼時候可以出去?因為我們家裡沒有錢,我什麼時候可以去賺錢?我要工作,才能寄錢回家。」伊依非常擔憂,怕自己付不起醫藥費;又很焦慮,不知道怎麼跟家人解釋,重重壓力下,她忍不住哭得傷心。「別哭,我們一起想辦法。」輪流照顧她的護理師們都非常不捨。伊依的擔憂也是這群移工的擔憂,於是大家商量著:「我們可以做些什麼讓他們開心一點嗎?」護理師廖涵如說,大家七嘴八舌地討論,後來決定「先買些印尼泡麵,用家鄉味安慰他們。」同時也針對他們擔心的疑問,一一找答案。護理同仁買了不同口味與品牌的印尼泡麵,先讓他們試吃,看看是否合意。果然,結果大受歡迎。移工病人一看到印尼泡麵,心花都開了,連從來不笑的阿迪妹妹,也笑了。楊家嘉說,大家集資買了兩大箱不同口味的印尼泡麵,當作點心請病人吃,還拍下四款泡麵封面,每次沖泡前,先讓病人挑選自己喜愛的口味。有位病人問,「這個會很貴嗎?要多少錢?我自己買。」另一位移工病人則說,「我還沒賺到錢,現在沒有錢,如果泡麵有剩,再給我就好了。」這些話讓護理師很心疼,立刻回應他們:「每個人都有,而且不用錢,不要擔心喔。」楊家嘉說,還有同仁因為怕麵泡太久不好吃,急著送進病房的過程中被熱水燙傷了,但是看到這群移工朋友一見泡麵便綻放笑容,竟也不覺得疼痛了。 護理師們也發現他們喜愛吃辣,幾乎無辣不歡,又自掏腰包買了好幾罐印尼辣椒醬,每次送餐前,就先挖一瓢辣醬在他們便當裡,再送進去。只要護理站有任何給醫護的水果、點心、零食,也都跟著便當一起送進病室。 護理站也蒐集住院移工們擔心的所有問題,一一去詢問了院內感控及衛生局等單位,包括採檢流程與出院標準、出院後需支付哪些費用(大約多少自付額等)、移工未來去向(是否會因此被雇主拒絕聘用、會不會被遣返回國等),一一找出答案,製作成一張「常見問答」並翻譯成印尼文,發給每位外籍移工 此舉總算降低了移工病人們的焦慮。不僅得知不會被遣返也不會被停聘,而他們最擔憂的住院醫藥費,其實大多由臺灣政府買單,每位移工出院時,大約僅需繳付一千元出頭,最多不超過兩千元的醫藥費,且先由仲介單位墊付,之後再從移工的月薪中提扣攤還。 在聖誕節即將到來前,護理督導張玉芳特地去買了聖誕襪,護理部也準備了鈔票煎餅、福慧八寶粥、拐杖糖等,當成「聖誕禮物」送進每一間病室,再度讓移工病人們又驚又喜,有的當場穿起聖誕襪,非常歡喜。 至於曾以淚洗面的年輕女孩伊依,在護理師通報後,院方輾轉請印尼慈濟基金會關懷,當地的慈濟師兄姊帶了生活物資前往她的印尼老家關心,還透過視訊讓伊依、家人都安心。大家的幫忙終於讓她卸下沉重壓力、重展笑顏。 這群移工朋友,有些是來照顧臺灣長輩,有些則是進入工廠,為臺灣經濟打拚;這些原本受聘的照顧者,在世紀疫情下卻成了「被照顧者」,所幸,他們全都平安出院。出院時,他們不斷地對醫護人員道謝,「有些人是一再地鞠躬、九十度鞠躬,彎腰彎到我們都很不好意思。」楊家嘉說。 二二一年五、六月,大林慈濟醫院再度照顧來自菲律賓、印尼、泰國等確診移工,這次經驗更豐富了,早已製作好不同國籍的文字說明,張貼在病房內,也再度擁抱了哭泣的外籍移工,「別怕,我們都在!」 疫情下,儘管不同國籍、儘管語言不通,這群醫護之愛卻打破距離、跨越國籍與語言,也讓異國移工們在白色巨塔中體驗到臺灣濃厚的人情味! ●本文摘自 心靈工坊 出版之《疫起面對,我願意!》。